鲸鱼森

再浪漫一点啊♥

【佐鸣】Pretending 01

Mercury.:

娱乐圈paro

双向暗恋


 


 

-鸣人


01


我的名字常常被和佐助放在一起,粉丝似乎都喜欢这么做,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小小幻象,还给我们起了个CP名,就取两人名的第一个字。

佐鸣。

虽然我很不满为什么我是被压的那一方,但不得不说每当我看着推特上一个又一个佐鸣段子时,我总是捧着手机在那偷乐。然后这时候佐助经常会凑到我边上,离得特别近,问我在看些什么笑得那么开心。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完美侧脸,总是有些恍惚,但下一秒就会嘻嘻哈哈地说是新出来的拉面牌子,佐助就会撇了撇嘴,说一句拉面白痴,然后继续跑到片场那边去。

然后我才松了一口气,看着有些被汗湿的手心,在心里默默地叹气。

粉丝们总喜欢写文的时候说成佐助喜欢我,什么霸道佐助爱上我啦,佐助强吻鸣人啦。但其实她们都错了,因为那个喜欢的人并不是佐助,而是我。说真的我觉得暗恋这种小清新的举动并不适合性格大大咧咧的我,但没办法,喜欢就是喜欢了,连我也无法例外。所以当我意识到自己对佐助有着非分之想以及日渐爆棚的欲望时,我几乎是落荒而逃。

说来也是奇怪,我和他认识将近有十年。从最开始两人都是名牌戏剧学院毕业开始就相识,然后是跌怕滚打的长征之路。娱乐圈这个地方,哪有那么好混,除非家里有点钱和人脉,但光只有一点还不够,一定要足够多才行。我知道佐助家里挺有钱的,宇智波财阀也是赫赫有名,但依他那清高性子,怎么可能会求助于家族。我有听佐助说过,本来他应该是按着他父母设计好的路子走上社会精英道路的,但偏偏佐助是个怪胎,爱上了演戏。虽然现在社会已经足够宽容,但那些上流人士依旧觉得艺人终究是戏子,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佐助的父母极力反对他进入娱乐圈。佐助自然是执拗到底,像个愣头青一样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我倒也没他那么伟大,最开始演戏是因为从小苦日子过惯了,学会了笑脸相迎,渐渐地也就学会了演戏。是的,对于我来说,生活就是舞台,而我,已经开始了剧本。

最开始的日子很苦,毕竟佐助虽然有权却不愿意用,我就压根无权无势。哪怕是高等学府毕业又怎样,在这个混乱的圈子里,你不付出些什么是不会有回报的。所以当第一次被导演隐晦地提出陪睡这个要求时,佐助二话不说就是一拳上去,当他帅气地转身装逼十足地拉着我往外走时,我还有些怔楞。

我想我大概就是在那时候喜欢上他的。

 




我并不知道佐助有没有察觉到我的心思,但我自诩演技一流,不然也不会抢先佐助一步拿到最佳新人奖,所以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跟我当着好哥们,装酷耍帅的时候也不忘带着我,甚至有时候心情好了,还会刷些推特上的佐鸣段子给我看,然后一向在外人眼中冷酷寡言的宇智波二少会在我面前捂着嘴笑个不停。

然而我并笑不出来。佐助的毫无顾忌让我惶恐,这更让我意识到我是那个已经在这场感情中输掉的人,而他,依旧站得笔直。并且毫无疑问佐助拿我当最好的兄弟,尽管他沉默少言很少会从言语上表达出来,但行动上佐助早已先行一步。从最开始打出的那一拳,到颁奖典礼上的狠狠相拥,再到现在我们两人都声名大噪,我们始终没有分开过。所以我无法想象佐助离我而去的那一天,我想那会是世界末日。

但哪怕到了世界终结之日又怎样呢,我还是喜欢他。

 




鹿丸一直都是我们中最聪明的那个,所以当他意识到我对于佐助的感情时,我没有丝毫意外,反倒像是一直压在身上的巨石被挪动了几分,可以让我呼吸了一般。

鹿丸说我对佐助,就像是在追星。从在学校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追着佐助,会因为他抢走了我最势在必得的表演系第一而跺脚,会因为他被我曾经的女神春野樱告白而愤怒,然后我变得更加努力,更加想追上他,想让他回头看一眼。最后我终于如愿以偿。我和佐助去了同一家公司,既然是同样走演艺的新人,自然是不得不相互认识一番。当然最开始的回忆并没有那么美好,两个人斗嘴吵架互相挖苦,几乎是比赛一样的竞争练习,然后接了同一部戏,虽然我俩都是配角。

佐助的确是个天才,但哪怕再怎么天才,都缺少不了汗水的浇灌。人人都只能看见佐助外表光鲜装酷耍帅的一面,却往往忽视了他同样也付出了百分百之两百的努力。

我曾瞧不起过他,毕竟从初见开始佐助就那副臭屁模样,哪怕当我气势汹汹地冲过去找他挑战,佐助也只是拿余光瞟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装他的高冷。在其他人看来,佐助所得到的这一切简直与生俱来,好相貌,充足戏感,殷实家底,连我在当时都不能幸免拥有这种想法,直到我真真正正决定和他一决胜负。我每天都偷偷跟随佐助,像个十足的偷窥狂,当然那时候我思想还很纯洁,仅仅是想通过观察来探得佐助的弱点,但没想到发现了别人不曾发现的佐助的另一面。

佐助是个好学生,不同于每天在课上打瞌睡的我,佐助总是顶着他那张好看到令人嫉妒的脸庞坐在前排,哪怕身边有再多的美女环绕,佐助依旧不为所动,冷着一张脸直视前方。佐助每天都会在教室留到很晚,哪怕下课了也还是跟在教授后面问东问西。佐助身边没什么朋友,不像我走到哪都恨不得拉上一伙人弄得跟去打架一样气派才好,佐助更喜欢一个人抱着课本,时而挑眉,时而舒展,自顾自地钻研着表演技巧。佐助……

从一开始只是想要探寻这个人的弱点,到最后不可自拔地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视线已经无法离开佐助了。他不为人知的背后潜藏着的努力,不像个站在高处的天才,反而像个奋力爬行的蜗牛。而这其中的所有,都让我深深着迷着。

 




总说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是被贴上无数标签活着的,我深信如此,因为人们常常将我的形容词定义为乐观、阳光、开朗、小天使什么的,而到了佐助,便是冷酷、帅气、霸道、总裁巴拉巴拉。我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庆幸在那么多粉丝心中我依旧是那个每天开开心心仿佛这辈子都没有忧愁的鸣人,我也无法将这种求而不得的暗恋公布于众,更无法祈求全世界人的祝福。

我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否是爱,从我尚且年少的岁月开始,一直纠缠到愈加成熟的大人时光,每天的吵架拌嘴已成日常,不需要过多揣测剧本只要是我们俩的戏基本都能一条过,就像鹿丸说过的那样,我们看彼此的眼神中都有着戏,演绎不尽。所以当我年纪成熟到不得不正视这份逐渐变味的友情时,我却又胆怯了。我觉得贴在我身上的那些什么胆大冲动的标签都是假的,因为现在的我像个十足的胆小鬼,只要摘掉演员的面具就会把一切都暴露在镁光灯之下,这是我深深恐惧并且害怕的。

 




更重要的是,我无法揣测清楚佐助的心意。说来也是可笑,明明是携手走来十多年的老朋友,但我却在这一刻看不透他了,不知是真的看不懂还是不敢。每当粉丝尖叫着佐鸣又在激情对视了,佐鸣一起合唱歌曲了,佐鸣又接同一部片了的时候,其实我都有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佐助的神情,我甚至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要他表现出有一点点的尴尬或者是不自然,任何可以阐释为对我有意思的地方,我都会用我所剩无几的冲劲去跟他告白。但佐助并没有。不知是不是跟我一样演技太过优秀还是真的毫无感觉,佐助每次看到也只是说句无聊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有时候看我看这些东西看得起劲了,还会跑来和我一起客官点评分析一通,让我更加不敢迈出那最后一步。

我觉得自己忧愁得哪里像平时的漩涡鸣人,简直活像个苦苦暗恋无法自拔的苦情人儿。很多次我都有想放弃,但偏偏佐助又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天天吊车尾吊车尾的戏弄我,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和我对戏的时候挑我各种毛病,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我的面前刷着存在感,让我想放弃都难。

有时候又恨不得破罐子破摔得了,但偏偏鹿丸每次都阻止我让我三思而后行,说什么告白要是被拒绝了可就这辈子都做不成朋友了巴拉巴拉吓得我虎躯一震又变成了缩在自己龟壳里的漩涡·缩头龟·鸣人,要多怂就有多怂。

真想抽醒我自己。


-TBC.

687的ed看得我打鸡血……又开始写佐鸣了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
热度 ( 85 )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鲸鱼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