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森

再浪漫一点啊♥

【佐鸣】Pretending 03

Mercury.:

娱乐圈paro

双向暗恋



前情提要:01 02




-鹿丸

03


电话响起的时候恰逢我最后一个技能打到鸣人所使用的角色身上,一个巨大的KO显示在屏幕上,伴随着那家伙杀猪般的嚎叫,我起身无奈冲对方耸了耸肩,“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鸣人,不要总是用那个酷似佐助的角色了好么?这已经是你输的第四十七次了。”

“明明佐助很厉害的!”

身后还能听见鸣人不甘心的声音,我一边回应着是是是佐助最厉害,一边找到了掉进沙发缝里的可怜手机,顺手接听起来。一声喂还没说出口,就已经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少女明亮的嗓音,元气满满。

“是鹿丸吗?我是小樱呀,好久不见。”

我愣了一下有些没搞清楚为什么她会找我,心里转了百转千回,面上已经平静下来,“小樱啊,找我有什么事么?”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刚好一周后母校有校庆,让我来邀请一下大家,本来想打电话给鸣人的结果那家伙就是不接,我就只好来找你了。”小樱语气里充满不善,似乎一提到鸣人居然敢不接她电话就已经火冒三丈。

“唔我来转告他就好了。”我回头看着在沙发上躺得四仰八叉的人,这才想起来那家伙的手机似乎在打游戏打得太嗨的时候不幸掉进水杯里了,这种糗事还是不说好了。本来只是几句话的事,下一秒说不定就可以挂掉电话,但我突然想起来什么,随口问道:“对了小樱,这次校庆还请了哪些人?”

“我想想啊……”小樱在那头沉吟半晌,“挺多的,有井野、手鞠、雏田、佐井、我爱罗,还有卡卡西老师。”

“没有佐助么?”我冷不丁插了一句。

“啊,佐助么?”小樱声音一顿,沉默了好半天才继续说下去,“我听说佐助最近在美国拍戏来着,所以就没有去找他。”

“其实那家伙三天之后就回来了。”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鸣人,那小子现在已经坐直了身子不停朝我这边喊着快点快点,神情一片急不可待。收回视线,我继续劝导着小樱,“时间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如叫一下吧。”

“这样啊,那好吧。”小樱干笑两声,随后又寒暄了几句,但我能听出来她此时已经有些心不在焉,我也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准备挂掉,她听起来也巴不得我早点挂电话,我一句再见还没说出口,耳边就只剩下了电话忙音的嘟嘟声。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急躁。”我摇摇头,几步坐回到沙发上。旁边的鸣人大叫着这次一定要打败你,然后又选了那个酷似佐助的角色。我托腮等着进度条加载完毕,随口问道:“话说你和佐助现在怎么样了?”

原本像个多动症患者一样坐立不安的鸣人立马僵直了身体,结结巴巴好半天才冒出一句,“没,没怎样啊!大家还是好兄弟了啊哈哈!”

“听说佐助最近在美国?那你们不是很久没见了。”

“就是啊!都已经二十四天十二小时三十四分没有见面了!”鸣人一听这话立马炸毛,吐出一串惊人数字,敢情这家伙想人是带着手表想的。话刚说完他又立马涨红着脸支支吾吾缩在沙发一角,“其,其实我也没有那么想他啦……”

得了吧。我搓了搓胳膊上激起的鸡皮疙瘩,刚想说什么嘲讽的话,又看鸣人脸上红晕已经褪去,一脸失落地看着地板,就连游戏已经开始都没能吸引到他半分。我不动声色地几下KO掉鸣人,默默在心里记下第四十八次,随后把手柄扔在一边,双手枕在脑后,仰趟在沙发上。

“话说刚刚……小樱来找我,顺便也找了你。”

“咦?小樱?”鸣人抬头看我。

“说是校庆什么的,大概就找些混得不错的学生回去给母校撑个场子吧。”我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果然听我这么一说,鸣人又立马兴致缺缺。我看着天花板,数着上面一道道的纹路,等到数花了眼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不过我让她去邀请佐助了。”

沙发一阵激烈波动,震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去,一抬头就是鸣人放大在我面前的一张大脸,他的眼睛特别亮,让我无端想起半夜坐在窗台不经意间抬头看到的星星,明晃晃的,震荡心神。

和我初见他时一样。

 




第一次见面是在寝室。那时我正蹲在地上收拾行李箱,李洛克坐在床上绑着手上的绷带,秋道丁次一边刷着推特一边往嘴里扔薯片,寝室的第四人尚未出现。正当我碎碎念着好麻烦趴在床上铺床单时,鸣人推门而入,还未看清身影,声音就已经先到一步。

“我叫漩涡鸣人,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嘚吧哟!”

我被那个奇妙的口癖震惊了,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夸张的金色爆炸头,短袖上五彩斑斓什么颜色都有,让我深深怀疑起这人的搭配品味。随后这个叫漩涡鸣人的怪咖又向我展示了他令人侧目的洋溢热情,哪怕我一脸干笑地附和几声都不能打断这家伙毫无止境的喋喋不休,充分表现了什么叫做积极乐观。

那时起我就觉得和这个人扯上关系一定会非常非常的麻烦。

因为我俩处在不同的系别,鸣人是表演系,而我则是导演系,所以除了有时一起吃个饭回寝室嗨一会,基本上没有过多的交集,也更不了解对方所处的圈子。所以当鸣人第一次跟我提起宇智波佐助这个人时,我还咬着勺子思索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好像是那个进校第一天就引起轩然大波的天才学生,据说不尽以第一名的成绩进校,而且帅得惊天动地,每天都有无数女生向其表白。看着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往嘴里塞着炒饭的鸣人,我起初以为这人只是单纯地嫉妒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家伙,毕竟成绩碾压自己,暗恋的系花也给对方告白,偏偏那人性格又臭屁要死,气愤也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我做了一个多年后想起来都后悔不已的决定,我让鸣人去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嚣张小子,找到对方的弱点就能更好地打败他了。我的本意其实是按兵不动背后偷袭,但我显然低估了鸣人的智商,当我第二天在走廊听到隔壁班的学生叽叽喳喳八卦时,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个名字时不时冒了出来,我心头警铃大响连忙跑过去询问,最后才得知鸣人第二天就跑过去找到宇智波佐助然后大放厥词一通,一瞬间,这场围绕着系花春野樱、表演系第一名、谁才是天才的角逐大戏传遍整个学校。我为此深深郁卒。

此后我每天都能从鸣人的口中听到宇智波佐助这五个字,哪怕没见过这人,我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爱好特长等等各项资料,全都归功于鸣人的每日洗脑。我开始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鸣人你不是喜欢春野樱么?为什么每天都要像个跟踪狂一样去偷窥宇智波佐助啊!于是我进行了一系列的循循善诱,希望这个热血笨蛋能放弃对宇智波佐助的执着,别一个不小心走上了歧途。

但显然我为时已晚,因为我发现再一次提起宇智波佐助,鸣人的脸上已经开始泛起可疑的红晕,甚至开始减少了跟我讨论宇智波佐助的话题,更多的变成了实际行动。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毕业,当我再一次蹲在地上收拾行李箱的时候,寝室大门再度应声打开,鸣人的声音满含激动,脸上的笑容大到差点咧到后脑勺。

“鹿丸,我和佐助在一个公司啊!”

哦天呐,他绝对弯了。我在心里这样想着。

 




鸣人和佐助红得很快,几乎是我们这届里面最出名的学生,只是不同于佐助原本就被所有人给予厚望,鸣人不被很多人看好,直到当他击败佐助荣获最佳新人奖时,所有人才如梦方醒,终于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总是笑得一脸灿烂的金发少年。

我评价鸣人对于佐助的感情就像是追星。最开始只是因为年轻气盛想要赢过对方,于是鸣人将佐助当成了自己的目标,开始了万里长征。只是在奔跑途中这份感情不知不觉开始变质,越来越多的观察,逐步加深的相处,为了追上对方没日没夜的训练,这些种种不断累加,最终突破量的极限,就迎来了它的质变。

只是关系愈来愈好,反而让鸣人愈加犹豫。他不能像面对其余事情一样只凭着一股冲劲做到底,他开始害怕如果真想败露佐助的眼光会是怎样,甚至就算不纠结于个人关系,这个社会又会怎样看待他们。鸣人无法让自己的一时任性而葬送了两个人的大好前程。这是他最温柔的地方,也是最为致命的。

我知道鸣人曾脑子发热想要冲上去不管不顾地表白,但却被我劝慰住了。我讲了一堆大道理但其实连我自己都不能说服,因为我无法看着我的挚友就这样一直消沉在这份即将无疾而终的暗恋里,这不是我所认识的鸣人。我认识的那个家伙,应该是永远充满阳光笑容,像太阳一样永不熄灭的笨蛋。

所以我想,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TBC.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鹿丸都是鸣人的军师啊。【望天】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
热度 ( 65 )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鲸鱼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