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森

再浪漫一点啊♥

【静临】今非昨日 02

Mercury.:

原作延伸

13卷后的故事






前情提要:01






02

在牧野凉子医生的众多病人里,折原临也算不上最富有的,更算不上最帅气的,但他却是最为特殊的一位。纵然自诩阅人无数的她也不得不承认,折原临也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质。其中最为凸显的一点就是他身为一个心理医生的病人的这个矛盾点,准确点来说就是他明明是最不像病人,除却偶尔间歇性的言语行为抽风外几乎找不到会坐在她面前的理由,但当这个男人开始和她深度交流时,他的存在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见面之前就早有耳闻折原临也的大名,尤其是几个月前的那场旷世之战早就在道上被津津乐道,哪怕是对这些鲜少关注的牧野凉子都或多或少听过不少传言。所以当她看到一个相貌清秀身着黑色外套面带微笑的男子出现时,这才确定了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言纯属胡扯。折原临也依旧是那个态度傲然的折原临也,分毫不见战败者的挫败感。又或者其实他也并不算败于平和岛静雄,毕竟如若最后对方真的将他杀死,反倒是折原临也的胜利。

当那人翘着腿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时,牧野凉子早已在心里打了无数遍草稿。这是她从医这么多年来鲜少再有的感觉,如同初出茅庐时忐忑地斟酌着言语里的每一个字眼。

两个人的对话是从吃火锅起头的。

不同于传言中能用言语杀人的可怕描述,折原临也说话的方式极为亲切,这恐怕要得益于他清秀讨喜的长相。折原临也不是那种乍看帅气的人,但也没有谣传的如此让人难受。相反,折原临也极其喜欢笑,无论微笑、大笑亦或是皮笑肉不笑,总之很难在他脸上找到第二种表情。牧野凉子将这归结为折原临也对自身异于常人的自信,因为他自信掌控全局,自然也就能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医生喜欢吃火锅么?”刚一坐下,折原临也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话题,他先是满含兴趣地左右打量着办公室,最后将目光转移到牧野凉子的身上,眉眼都带着笑,语气愉悦至极。

后来在牧野凉子的病患记录上将初见时折原临也所做的表现总结为他的控制欲。若是放在普通的病人初次面对心理医生定是或多或少都带着些紧张,这是属于精神病人的通病,他们都会从内心上去拒绝自己心理患有疾病的事实,这也就导致了大部分心理医生在最开始都很难和病人交流顺利。而折原临也则在一开始就拿走主导权,他的神态自若太容易给与他对话的人带来极大压力,可能这也是为何折原临也能长久处于胜利者一方的原因。

“原来折原先生很喜欢吃火锅么?”牧野凉子很快就换上了专业的微笑,保持嘴角的弧度既不过分上扬又不太过平淡,温和的语气中带着试探。

“因为每次都感觉别人吃得很香,我也很想试一试。”折原临也笑笑,整个人都靠在椅背上,呈现出放松状态。

牧野凉子眼睛一亮,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但当她决定继续深层次讨论吃火锅的问题时,折原临也却话锋一转,很快就说起了另外的事。这件事后来也被牧野凉子写在了记录册上。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很快就从一些无痛关痒的话题转移到了一些关键点上。

首当其冲的就是折原临也口中的“新罗”,虽然这个男人嘴上不说,但依旧能让人察觉到这位新罗先生定是他相当重要的朋友了。

没错,朋友。这是一个鲜少在折原临也的话语中出现的词,似乎大多数的人类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观察物,并不会让他投入过多感情在其中。而这位新罗先生,便是第一个能让折原临也的语气中终于能带有点人情味的名字。

“所以说是这位新罗先生推荐你来我这的?”话题一路延展到来看心理医生的契机,不由得让牧野凉子打起万分精神。

“是的,凑巧他也是牧野小姐的同行。说起来也是幸亏有了他,不然我可能就要坐着轮椅来看牧野小姐了。”折原临也云淡风轻地说道。

很快牧野凉子便联想起了之前让他受重伤的那场战斗,她忍不住蹙眉想洞察出更多蛛丝马迹,奈何无论多强的视线都无法透过折原临也那张微笑的假面。

但她知道这是第二个转折点,因为这预示着第二位对于折原临也来说意义非常的人类的出现。

但显然折原临也不是她过往接触过的那些病人,这个男人的洞察力几乎罕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同样牧野凉子这么多年的医生也不是白当的,任由这个男人七拐八绕走了无数弯路,最终还是不得不顺从了她的意,开始说起那个人。

第一次提到平和岛静雄是在当他们第二次谈起火锅的时候。

“既然你那么想,不如可以邀请别人来陪你去吃一次。”

“其实我有邀请过。”头一次,折原临也收起了自他进门起就展露的笑容,面容平静地继续说着,只是目光不自觉地盯着空气中的某一点,执意不与她对视。这样的动作掩饰了很多东西。

“那个人的回复呢?”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当时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因为给他发短信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折原临也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椅子的把手,神情略带迷茫,但很快就恢复了清明,若不是牧野凉子观察细致,差点就要错过这一瞬的表情变化。

“为什么这么说?”

“我和他的关系并不算好。”折原临也顿了一下,末了又强调了一句,“应该这么说,我们都希望彼此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随着时间推移,折原临也提到平和岛静雄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可以说我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就不喜欢他。这个人太过突兀,就像他那头扎眼的金发,哪怕扔进人堆里都能很快被识别出来,很显然这违背了我对人类本身的定义。更加不可理喻的是,他也同样拥有着与此相匹配的能力,这让他的不可控性再度加大。”

“你觉得他超出了你的认知?”

“不。”折原临也说,“他从未涵盖在我的认知范围内过。”

“所以你觉得他也是这么想么?”

“谁?”

“平和岛先生。”

折原临也睁大了眼睛,语气里夹杂着不可置信,“我从不觉得他会有除了杀死我之外的第二种想法。”

 




这些对话后来都被一一记录在册,并且旁边都附着着牧野凉子之后的补充,用以她对这个男人进行更深度的分析。在她的报告里明确写着岸谷新罗和平和岛静雄对于折原临也的重大影响,以及他本身所存在的性格问题。

“折原临也的所有表现都可以证明他是一个控制狂,这一点从他所从事的工作以及为人处世的方法上都可以见得,同样这也可以从他的兴趣爱好——人类观察中得以解释。折原临也热爱站在高处俯视众生,他的人生态度更多的偏向于游戏人生,自负的本性让他自信可以掌控全局,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他遇到平和岛静雄时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因为他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男人并不受他的控制。而恰巧平和岛静雄又拥有着与之相符的强大实力,让他能够成为折原临也的死敌,阻碍其每一步的发展,这也直接导致了两人的矛盾最终白热化以至于死敌的地步。”

“但毫无疑问这样一个超出折原临也认知范畴的人在他心中留下了足够大的地位,这在我和他长时间的对话中就可以得出。折原临也最开始并不愿意去谈论关于平和岛静雄的一切,甚至连他为何要来找我都不得而知,他看上去更像是需要倾诉而非看病。伴随着时间推移折原临也开始越来越多的谈到平和岛静雄,关于他们的初次见面、来良学院的生活以及在池袋的日子。从他的描述中不难发现平和岛静雄对折原临也的影响正在步步扩大,虽然我无法断定这是否是折原临也中途离开去新宿的理由,但毋庸置疑的是平和岛静雄一定是原因之一。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折原临也到现在都无法平静面对平和岛静雄的原因,他的高傲让他无法接受一个能对他影响如此至深的人。”

“只是有一点我很疑惑。从折原临也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岸谷新罗同样也对他影响至深,但为何他能轻易接受岸谷新罗,却最终和平和岛静雄成为死敌。我想我可能要更多地从这两个人身上寻找原因,而非从折原临也的身上。”

“但时至今日,我也依旧不清除折原临也来到这的理由是什么。他存在着很多的心理问题,但我想所有的源头都指向了一个人。”

 




“你有没有想过你对平和岛先生有着一些不一样的感情?”

“你是指什么?”

“诸如友情、爱情,或是两者皆可。”

“那肯定是没有的。”

“你确定?”

“至少在每逢下雨天我的骨头疼到难以忍受时,我会深知并没有。”

“那你为什么会在想吃火锅时第一个找他?”

折原临也沉默不语。

他偏过头去看窗外,浓云翻滚,隐隐有闪电划过,一切都预示着不久之后将会有一场大雨降临。而这个问题也像乌云一般能预测出接下来的一切连锁问题。离开新宿的理由,吃火锅的理由,想要了断的理由,取昵称的理由,嘲讽他是单细胞的理由。

“那么你是如何看待平和岛先生的?”这次的问题不再那么尖锐,温和了许多。

“他是一个怪物。”折原临也收回目光,再度将其放在对面女人的身上,他的脸上早已没了笑,眼眸深沉如窗外的天,藏匿了太多不愿诉说的秘密,“但他却在努力避免成为一个怪物。”

 




最后一次谈话时他们终于说到了关于那次决战的事。本以为折原临也会有什么更多的反应,但除了表情略显淡漠,似乎并无其他。

“你后悔吗?”

“我从不后悔。”

“如果那天瓦罗娜小姐不在场,你也依旧保持这样的想法么?”牧野凉子问道,“我是指,当一个人真正从死神面前走过时,想法或多或少都会发生变化。”

“那我不得不说与小静相处我天天都在和死神打招呼。”哪怕决一死战过后,折原临也依旧有点无法改过来对平和岛静雄的称呼,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已经不想再和那个怪物有接触了,只是从这一现象来看依旧有些牵强。“而且你是知道的,让他杀死我才是我真正的目标,这样的话,他就真的成了一个怪物不是么?他原先所做的努力全都是白费而已。”他说这话时眼里带着笑,虽不见底,但的确真实存在。

“这不是你第一次决定与他了断了是么?那之前又为什么失败了呢?”牧野凉子沉吟,抛出了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

“可能是我的决心还不够。”

“那你觉得你现在够吗?”

外面终于下起了大雨,像是乌云卯足了劲想要哭个痛快,雨点噼里啪啦敲打着玻璃窗,发出令人焦躁而不安的声音。折原临也站起身,面上重拾起了熟悉的笑容,声音轻快全然不同窗外阴云密布的天。

“如果够的话大概我也就不会来这里了,和你的谈话很愉快,今天天气不好,我想就到这里吧。”

他走得不急不缓,面上气定神闲,依旧是招牌式的折原临也的模样。

但不知为何,牧野凉子却觉得她可能不会再见到这个男人了。


-TBC.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
热度 ( 79 )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鲸鱼森 | Powered by LOFTER